完全放逐

Tiny Tiny Tiny

Ode An Die Freude:



罗玛尼·阿基曼医生又为人理大业战斗到凌晨,抱着枕头睡得口水直流。餐厅做了烤肉丸子和芝士土豆泥,香味从门缝钻进来,把他薰醒。


我要吃土豆泥!罗玛尼虔诚地爬起来梳洗更衣,兴高采烈走进餐厅。


所有人都投来惊讶的眼神,七嘴八舌嚷开了:医生,医生,你肩膀上是什么呀?


罗玛尼转过脑袋。一个两头身的梅林正坐在他肩上。


除了个子,他和大的那个相差无几。迷你梅有两只滚圆手掌和十根短短的手指,伸出一根指着盘子,懒洋洋地说:“罗玛尼,我想吃土豆泥。”


罗玛尼给他起名叫迷你梅。爱尔兰有小精灵,也许是从威尔士溜过去的。就像迷你梅也偷偷溜到罗玛尼屋里,扒在他肩膀上。


迷你梅只到罗玛尼小腿,像一个布偶活过来。他从大勺子里挖土豆泥吃,走路发出橡皮鸭子似的声音。脸上肿起一块,听说是芙芙踢的。罗玛尼问:“疼吗?”迷你梅立刻趴在桌子上翻滚,不住嚷嚷:“真疼啊,我的牙都要掉啦!这就是所谓的痛不欲生吧!”怎么看都是梅林本人。但罗玛尼似乎很吃这套。


“真可怜,一定不是梅林本人!”说着把药箱取来,坐在阳光下,给迷你梅小心地上药。


给受伤的人贴胶布,就是往甜甜圈上浇巧克力酱。迷你梅尝到甜头赖上罗玛尼,走到哪儿都跟着。罗玛尼找一本书,一回头已经摆在桌边。迷你梅坐在桌角擦拭法杖,还能从里面抽出剑来。罗玛尼工作,他就四处闲逛。前些日子送来的核桃摆在书架上,迷你梅用剑把它劈开,嘴里念叨:一人一半。于是那天下午,咖啡核桃是香的,阳光也是。


傍晚,安徒生和童谣敲开管制室大门。“看看谁做的好事!”安徒生举着一本长牙的书,“谁给书上的英雄作成?”


罗玛尼连声道歉送走两位Caster。几分钟后伊丽莎白钻进来,给罗玛尼看长兔耳的麦克风。眨眼天翻地覆,树上结出金苹果,床底冒出向日葵,连斯卡哈发梢都开了一朵小小的花。女王把那朵花采下摆在盒子里,竟无怒意。罗玛尼趁此机会把迷你梅藏进口袋,躲到一旁兴师问罪:“小精灵怎么会做这种事?你就是梅林本人吧!”


梅林眨巴眼睛。法杖戳着罗玛尼的脸,他圆鼓鼓的手掌拍打罗玛尼头发,笑得眯起眼睛:“除了你还有谁说不是呢?”


罗玛尼生气了,鼓起脸颊,把梅林摆到门外,一个猛子扎进工作。


在孩子梦里,巫师都是老头儿,有长长胡子和白白头发,骑蒙眼的马,从山谷里来。罗玛尼在马利斯比利书库里翻到过给女儿玛丽的小人书,上头就有那种插图,旁边还写:贤者不远万里,送来好的消息。梅林在孩子们心里也许是那样一个人,谁想得到?他实际竟是如此。无论变得多小,都是颗扎手松果。人们因为麻烦记住他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
“罗玛尼,罗曼,阿基曼!”梅林用法杖铛铛地敲门,“我的书还在里面,开门哟!”


罗玛尼哪里会上当,耳朵一捂,装成鸵鸟。门外响了一会儿,噗叽噗叽的橡皮鸭子声便远去了。


安静片刻,又有敲门声。童谣来取拔掉牙齿的魔术书,话说得又软又小心,轻声道:“医生不要怪小精灵,我被一些牙仙盯上了,他是想帮我咬掉头发捎上的牙仙。”


罗玛尼摸她脑袋,帮她把辫子编好,小帽子扶正。“那是个坏精灵,你要小心他的魔术。他会让你做梦,梦见可怕的大——黑熊。”


星星亮起时,罗玛尼还在忙碌。女孩儿们睡了,梦里有小小的花园。小小的门上画着小小的樱桃,园子里有一百朵盛放的花。她们穿过那扇门,变成小小的精灵,坐在椅子上吃奶油味的点心,吃完躺到小床上,做各自最好的美梦。午夜时童谣揉着眼睛来找罗玛尼,告诉他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好的童话书,每一个字都是一个幸福结局,只有快乐的王子公主,没有黑熊和森林。她坐在罗玛尼膝盖上给罗玛尼编小辫子,唱一首玛丽教的歌。她说:“那怎么会是坏精灵?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梦呀。”


罗玛尼送她回房,赶在太阳升起前钻进梦乡。


是梅林做的手脚,使没有梦的人梦见梦,让噩梦变成美梦。可梅林去了哪里?走廊又高又长,他不一定能够到门把手……他会在哪里呢?


独角兽藏在森林中,美丽的鱼在湖底。叫人做梦的人不在梦里。


他在哪里呢?


深夜,大家睡得很香。迦勒底静悄悄的,像有说不出名字的精怪藏在黑暗里。罗玛尼猫着腰翻箱倒柜,哪里都没有迷你梅林的影子。星星在窗外指手画脚,嘲笑罗玛尼丢了东西。他局促地团团转,不知该上哪儿挂失。紧接着,他毫无由来想起那本小人书,“贤者不远千里送来好的消息”,罗玛尼的小家伙丢了,正需要这样一个消息。真糟糕,梅林最好没被野兽叼走。他有一把剑,可以劈开核桃,但野兽的牙齿比核桃硬得多,它的对手是我才对。


冥冥之中真有人倾听他的愿望。当罗玛尼垂头丧气打开卧室门,梅林就坐在枕头上,小靴子摆在床脚,用迷你剑削着一颗大苹果。


他们见面那一刹那,罗玛尼同样看见那座缩微花园。他成了短手短脚的马尾叔叔,走过有独角兽的森林和有美丽鱼的湖,迈入其中。桌上摆着奶油小蛋糕,如爱丽丝梦游仙境里写的那样,可罗玛尼已经不能变得更小,吃下它只想睡觉。他在最软的床铺上躺倒,床幔摇晃,像两片浮游的云。梦里,罗玛尼梦见一个人影,坐在一百朵花的深处。脚下就是悬崖,而那人却悠闲得如同坐在云上。


那人说:“有心有情的人才能做美梦。我要拿什么给你才好?”


“可我不是过去的我,已经可以做美梦了。”罗玛尼急切地说。


罗玛尼有点不习惯梅林原来的样子了,那双眼睛比之前更让人心动。他甚至猜想梅林是不是被芙芙叼走了?那家伙却在这里捏着一个新的梦。


“那就这样吧——在这儿你比我感情丰富得多,知道什么是好什么不好。你要帮帮我,我可不想一辈子背着诅咒做个小东西。”


“我又能做什么?”罗玛尼嘴上说着,心里却已有了答案。他开始紧张,手心冒汗,好像突然被刀子插中似的,浑身不自在。在这梦的梦里,他们坐在悬崖边,梅林的手叠着他的手,谁也不能逃离危险。


童谣的眼睛还在罗玛尼脑海里晃。她说:那怎么会是坏精灵?也许真是如此,今晚才有那么多开心事。


独角兽藏在森林中,美丽的鱼在湖底。叫人做梦的人却从不在梦里。


罗玛尼回过神来,猛然领会到幸福的一点滋味。可随即,就为梅林暗暗恼火。


他们正被所有的星看着。每个人每个灵魂都明白,怎么还能容许梅林置身事外?


“我要为你做一件事,”罗玛尼说着,鼓足勇气凑上前去,“像你要的那样……”


四瓣嘴唇小心地碰触。月亮抖了一下,从云堆里钻出来,微微发亮。林子尽头,小花园里燃起灯火。


风里有核桃的香味。


这个夜晚罗玛尼醒来,带着最美丽的鱼,骑上独角兽走出森林。转眼回到迦勒底,他躺在床上,枕边空无一物。


门缝里传来甜面包和新鲜橙子的香味,罗玛尼洗漱完毕打开门,一块热腾腾的海绵蛋糕浮在半空。迷你梅举着法杖站在一边,假装疑惑:“怎么不接?难道说你比较喜欢核桃味的蛋糕?”


罗玛尼蹲下身,梅林用圆圆的手掌摸他的脸颊。场面必然可笑,罗玛尼却头一次生出了“没什么”的心情,想亲亲这个小号梅林的眼睛,抱着再睡一觉。


迷你梅爬到罗玛尼肩上,把一朵小小的花插进蛋糕。


“罗玛尼想把一个小东西藏起来,”梅林轻轻敲打罗玛尼的胸口,“放在这里。”


花一下开了。








评论

热度(909)